三水中文網 > 軍事小說 > 皇城金膳齋 > 百第一百五十九章

百第一百五十九章(1 / 4)

    測試廣告1    第一百五十九章

    說起這件事,蘭芝和柳川不約而同想到了那名大爺。書神屋 www.shushenwu.com他的兒子就是在廣濟院裡當差,後來傷了左眼回家了。而那大爺因為兒子的事,對廣濟院偏見頗深,對裡面關押的人也深惡痛絕。

    蘭芝下意識拿手肘猛捅了捅柳川,低語:「咱們遇到的那位大爺不就有個傷了眼睛的兒子?」

    柳川的胸膛硬,銅牆鐵壁似的,被蘭芝手肘撞了幾下不痛不癢。

    他一面擔心蘭芝手疼,一面附和她的話:「對啊,他兒子就在廣濟院當過差,保不准就是他家遭罪了吧?真慘。」

    玲瓏見蘭芝和柳川交頭接耳的模樣,問:「你們在聊什麼呢?」

    蘭芝覺得只是一件無關痛癢的小事,不值當提,溫柔地答:「沒什麼。」

    白夢來出於禮節,原是含笑看著大娘,悠然閒話家常的,可他的全副精神卻暗中落在玲瓏身上,她那處一有風吹草動就落得他滿耳。

    白夢來頭也沒回,說了句:「情人間不為人知的私語罷了,不必多上心。」

    即便白夢來不看玲瓏,她也知道他是在同她講話。

    玲瓏蹲坐在茶爐前頭取暖,聞言,她抬眸看了白夢來一眼:「噯?什麼情人?」

    只見男人輕飄飄提點一句,又和大娘寒暄了,不再多言。

    白夢來不細說,玲瓏也不糾結。

    不過,他不是一直在和大娘講話嗎?怎麼會聽到她的呢喃細語?

    好半晌,玲瓏反應過來了。

    原來她的一舉一動都被白夢來注意著呀!

    思及至此,玲瓏心裡頭暖烘烘的。春風湧入她的胸腔,將她整個人騰空吹起來,腳不沾地,足底軟綿綿的,猶如懸浮在天邊。

    白夢來餘光瞥見玲瓏一個人捂嘴偷笑,心生無奈之感,也不打算問這個古靈精怪的丫頭都想了什麼美事。

    想要問的話,大娘這邊都問過了。可以確定,那位躲入蘇家的蘇四小姐便是廣濟院逃離的曉露,而曉露的畫像和清露本人相貌一模一樣,極有可能就是清露夫人。

    而十四五歲的曉露七年前從廣濟院逃離,溜到蘇家成了蘇四小姐,又在蘇家待了一年以後,也就是六年前,再次逃離。

    五年前,她成了清露,籠絡趙寅進入趙家,差不多是二十多歲的婦人。時間和年齡都對得上,幾乎可以拍板定案,確定是她了。

    玲瓏他們道別了大娘,從廣濟院出來。

    玲瓏問:「現如今已然尋到清露夫人的把柄,知道她在廣濟院裡犯下的滔天大罪,是不是就能回去告發她,逼她離開趙家了?」

    白夢來細思了一番,倏忽眯起眼睛,道:「別慌,還不算完。」

    「怎麼不算完呢?」

    「假如清露夫人真是曉露,廣濟院的人對於走失的瘋子,根本就沒有緝拿回院子的想法,那她為何提起南嘉鎮就諱莫如深呢?」

    「噯?是哦……」對於這一點,玲瓏也百思不得其解。

    蘭芝見狀,適時插話,意味深長地道:「保不准就是不想讓人發現自個兒的背景唄,就和某些人一樣,慣愛騙人。」

    聽得這話,白夢來知曉蘭芝是在諷刺他,暗喻他有不為人知的秘密。

    白夢來勾唇,冷笑:「哦?白某頭一回見人命都拿捏在旁人手裡,嘴皮子還這般硬的。」

草燈大人小說:子不語深夜編輯部  吉祥縣令  妖怪日常  管家他居心不良  別對他說謊  偏執的沈先生  
類似:
語言選擇